欢迎访问:大香蕉之日日干夜夜射-tl天天啪天天射天天爱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江湖儿女情

江湖儿女情

门外女子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青玄望向门口,静儿曲线窈窕的身影遮住了光芒,一袭青裙划开了许多刀口,她将长剑挽在了身后,剑身上血污已经洗尽,泛着银亮锋利的光。

  「睡醒了?昨夜北城外可是杀得血流成河,所幸雪山没有倾力夜袭,镇天下也未前来,要不然今日北面的城墙可能已经被夷为废墟了。」静儿的声音有些疲惫,她问道:「怎么样?磨了一晚上剑,更利些了吗?」青玄张了张嘴,愧疚地看着静儿,昨夜他沉浸在温柔乡的时候,静儿却在城门口浴血杀妖,若是有所不测……他不敢想象。

  静儿明白他的意思,双手环胸冷笑道:「有什么愧疚的,又不是第一次了。」上一次说的自然是在老井城的那一次。

  青玄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疏忽,他也没有多解释,只是道:「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。」

  静儿不以为然,嗯了一声,望向了重新换上了黑色裙摆的少女,季婵溪气色很好,漆黑的裙摆勾勒着纤柔的曲线,那清冷的俏脸上原本尚有的稚气已然脱尽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初为人妻的娇俏韵味。静儿的脸色柔和了许多,微笑道:

  「季妹妹感觉如何?昨晚是不是被这个白眼狼欺负惨了?」青玄别过了头,单手扶额。

  季婵溪忍不住笑了起来,道:「陆姐姐自己不济事别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。」静儿愣了愣,旋即羞恼道:「你这般无法无天了?」季婵溪收敛笑意,福了下身子,低眉顺眼道:「妹妹不敢。」静儿摆了摆手,无奈道:「好了,别装模作样了,你稍后去一趟二当家那里,嗯……若是身子不便,我可以陪你一起去。」季婵溪原地跳了两下,道:「无妨的,我身子好的很。」静儿眉头皱了皱,转而望向了青玄,青玄坐在椅子上,脸色发白,双腿看上去也无力极了,她张了张口,微惊道:「你不会真的被她……」青玄无奈地看着她。

  静儿俏脸微红,平日里她与青玄颠鸾倒凤之时,每每都是她开口求饶,被逼着说很多羞人的淫词浪语,如今遇上了季婵溪,竟然被收拾得这么惨?

  静儿伸手揉了揉季婵溪的头,笑道:「小白虎妹妹真厉害啊。」季婵溪怔了片刻,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小白虎这个称呼,青玄咬着嘴唇看着季婵溪,一副此仇不报非君子的表情。

  静儿将长剑搁在桌上,挑了张椅子坐了下来,还顺手将季婵溪揽入了怀中,季婵溪对于静儿有一种天然的依赖感,未做任何反抗便将头柔柔地靠在了她挺拔的酥胸之间。

  青玄问道:「昨夜情形到底如何,可以细说一番吗?」静儿嗯了一声,道:「最开始,北城外的一些较薄的冰面裂开,涌出了许多雪甲虫,那些雪甲虫牙齿极为坚硬,足以啃咬钢铁,大量的雪甲虫爬上城门,所幸及时发现,要不然很长一段的城墙可能会被啃咬松垮。夜色里,五千余雪人夜袭攻城,雪人攻城的手段极其简单,几乎是一种叠罗汉式的攀岩方式,但是这种手段极其粗暴,即使它们被杀死在城墙上,四爪都会牢牢镶嵌其中而不坠落。

  我与二当家赶到之时,甚至有好几个雪怪已经攻上了城墙。」青玄问:「即使他们攻入了失昼城,没有雪山或者镇天下这种级别的强者坐镇,也会很快被夺回去,这种攻城有什么意义?」静儿摇头道:「我也不知道,但我想到一个可能。」「什么?」

  「或许雪山想要倾力一战了。」静儿缓缓道:「昨夜不过是第一批进攻,接下来会有绵绵不断的袭击,一直到城破为止。」青玄道:「他为何要如此心急?据我所知,失昼城对于雪山的威胁最多采取的还是防守,即使能杀出去,也不敢太过深入雪原,他们完全可以再等一段时间,等到镇天下力量彻底复苏,然后倾力一击。」静儿道:「或许雪山自己出了什么问题。」

  青玄道:「这样的话也算好消息?」

  静儿摇头道: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季婵溪靠在她的怀里,听着他们的对话,没有出声。

  静儿道:「接下来可能要爆发大规模战争了,战争不似强者间单对单的决战,即使是我这样的境界,也可能会死在里面,甚至可能被无名小卒杀死。季妹妹你还太小,届时切不可沉溺屠杀,在战争里,修行者最忌讳便是溺入战争的泥沼,一时屠杀固然尽兴,但是等到回神之时,很可能已经走投无路了。」季婵溪嗯了一声:「总之陆姐姐让我杀谁我杀谁就是了。」静儿微笑着指了指青玄,道:「我让你杀他呢?」季婵溪张牙舞爪道:「那我就在床上吃了他。」静儿宠溺地揉着季婵溪的脑袋,季婵溪像个小女孩一样更往她怀里挤了挤。

  青玄无奈地看着这对姐妹,道:「接下来这场仗可能要打很久了。」季婵溪不解道:「只要是殊死一拼,不就是你杀我我杀你的事情吗?会很久?」青玄笑道:「你以为是床上打架呢,几个时辰就能分出胜负?」季婵溪不屑道:「就怕你还撑不了一个时辰。」静儿拍了拍少女的肩膀,道:「真的要打很久啊,可能几个月,可能一年,甚至可能好多年。」

  季婵溪哦一声,「我们会陪着你的啊,还有大当家二当家三当家……还有满城的人,我们凭什么打不过那些妖怪?」

  静儿嗯了一声,捏了捏拳头:「一定会赢的。」青玄恍然间想起了那座琉璃宫殿,此刻城已经出不去了,那座宫殿中的东西也难以取出,接下来会越来越棘手啊。

  秋鼎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位置呢,打哑谜很有趣吗?

  若是有一天,失昼城真的覆灭,那……那我也得带她们走啊。

  青玄看着两位女子,神色柔和。

  而就在这一日的下午,南面的战报传了过来:蜃吼亲自出征,海妖发动大规模的战争直取南面的要塞,南绫音带人抵抗,双发陷入了极其惨烈的厮杀。

  就在人们商议是否要调动修士前往增援之时,北面的城墙再次遇袭,这一次的规模甚至更甚昨夜。

  远水终究不了近火,这一边的战斗一旦爆发,自然也就无暇去管三当家了,只能祈祷着南面的防线不会被快速冲溃。

  火光在失昼城中燃了起来,夜色被撕破了,十数丈高的雄关上,明亮的火把照出了一个又一个漆黑的人影,厮杀声已然从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,怪物的咆哮,兵戈的交响,轰然的撞击和倒塌,许许多多的声音嘈杂地混着,透过了夜色遥遥了传到了城市的许多角落。

  青玄与季婵溪在他们新婚之夜的第二日,便佯作普通的士兵,登上了城墙。

  举目望去,火光汇成的星星点点燃烧在视野里,汇成了一片残酷的星海。而远处,潮水一般的黑影依旧不刻不停地涌着,厚重冰面上喉隆隆的塌击声震动天地,如蝗的箭雨从身后升腾起来,带着白色的、细微的光,哗然向着城下一轮轮倾泻下去。

  长毛赤目的雪怪们身体一个个坚如磐石,那些带着符文的利箭有的穿透了他们的皮毛,有的被他们挥手拍开,击碎,但雪怪们冲撞的身影终究被拖缓了,大量的青色铁水从上面浇下,将那些如螺蛳般依附在城墙上的雪甲虫冲刷下去。

  之后,在雪怪尝试攻城数次失败之后,失昼城的修士们一鼓作气冲杀了出去,犹自在城墙上的青玄发现,在这种战争中,他根本没办法出剑,因为双方的军队在撞击之后冲汇在了一起,贸然出剑很可能会误伤许多自己人。

  震天的厮杀声中,夜色也像是沸腾了起来。

  正当青玄想要掠下城墙杀人之际,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在远处缓缓出现,如一座大山般压了过来。

  那黑影的肩膀上,还坐着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影。

  青玄立刻握住了季婵溪的手。

  这一夜,失昼城城外,那片冰原的上空,浓墨重彩的夜色里,大片大片的极光横挂长空,耀得星月失色。

  镇天下在与握剑而立的季婵溪对了百余剑之后悬浮空中,抹去了嘴角的鲜血。

  这是季婵溪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握住了那把如光电扭曲交织成的剑。

  剑光照亮了她的眉目,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亮如霜雪。

  「隔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。」镇天下眯着眼望着黑裙的少女,用抱怨的语气悠悠道:「女人果然都是吃人的老虎啊。」

  一道大剑斩下,势若千钧。

  「你也还是一样,依旧摆脱不了对人族的依赖啊。」镇天下的声音撕碎在了风里。

  黑夜中青玄巨大的法相轰然出拳,拳罡亦喷薄着纷纷的剑意,将镇天下矫若天鹰的身影硬生生砸退了数百丈。

  「同心。」青玄低声道。

  季婵溪一言不发,斩出了一道又一道恍若有千万丈高远的剑光。

  天地之间剑意纷鸣若春时雷响。

  镇天下身影骤然悬停,他白发张扬,目光同样炳燎起了炙热的焰芒。

  遮天蔽日的黑暗里,数万道由剑气散溅而成的小巧飞剑浮现四周,如太极八卦不停转动。

  镇天下立在最中央,长发狂发披散。他出指在剑身上抹过。

  天空中眼花缭乱的剑影又暴增了数倍,缭舞旋转如世间最坚忍的海啸。

  青玄想要提醒季婵溪莫要慌乱,但他看到少女沉静如井,内敛剑光的眸光,便知道自己多虑了。

  她以一种握长枪的姿势握着剑,手腕一拧,身形也如鲤鱼腾跃而起,搏击风浪。

  数万道剑影落了下来,却没有一道可以吞没她。

  铮然的鸣响声再次响彻天地,半空中的两人在这一次撞击后又各退了百余丈。

  而那雪原之上,雪屑同着断肢鲜血到处飞溅着,一切花哨的道法都在这种大规模的战争中显得苍白,手握长剑法刀的修士们悍然向前,对着那些扑来的雪怪们斩出最凌厉的光。

  雪山巨大的身影在黑夜中沉重挥舞着,江妙萱穿梭冰原之上,一边扭转腾挪,牵扯着雪山的进攻,一边又在夹缝中冲杀入妖流,带起一道道喷泉般的血水。即使是她,身上也添了许多大小不一的伤口。

  雷与火交织在这片绵长的城墙外,浩大的声音正势响了起来,满天的剑光落到人间已经薄如雪片。静儿在厮杀过一轮之后重新登上了城墙,她站在高处俯瞰,目光掠过长长的战线,寻找那些可能被当做突破口的薄弱点。

  天空中孤单高悬的月亮也染上了猩红的颜色。

  静儿望着那些雪花般落下的剑影,竟觉得天地都是那样的平静。

  滚滚雷鸣,浩浩长风,这样的战争在这片古老的城池外延续了数万年,衍生出了最凌厉最繁多的道法,也衍生出了不死不休势同水火的种族。而远在南海之外的王朝中的人们,在今夜看着天上微红的月亮,会不会想起这里,会不会还在幻想着失昼城是怎么样的世外桃源呢?

  静儿平复了呼吸,喧嚣的声音逐渐浮现,渊然环绕在她的身侧,似是渴求鲜血。

  「杀人了……」

  ……

  失昼城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,咆哮厮杀的声音在无边的黑暗里遥远传诵着,在隔了无数城楼的另一头,无边无际的冰河消融了,黑色的海浪翻腾跌碎着,失昼城分不清四季,若从整个世界的格局来看,这些都是即将入秋的激流。

  漆黑的海水里分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水道,手持叉戟的海妖们游曳着身子,密密麻麻地从海水中翻腾过来,犹如万鲤过江,声势浩大。

  大海不似冰原,修士们不可能直接投入大海中与他们搏杀,那无异于投入一个滚烫的油锅中任人屠杀,所以只好围绕着一个又一个靠城墙建起的要塞进行防守和反击,大部分的海妖都不是南荒复生的妖怪,而是被蜃妖们强行聚集起来,许之以利迫之以命的妖物。

  这些妖怪自然以虾兵蟹将居多,但是潜藏海底深处,偷偷修至化境的妖怪也有一定数量,只是对于普通妖怪来说,化境便是天花板了。而失昼城万年道法正统,培养出的修士战力和境界皆要高出海妖很多,只是海妖的繁殖能力过强,失昼城修士的数量自然远远不及。

  但在这样的战争里,海妖大部分还是炮灰,真正强大的,永远是其中那批复苏的蜃妖一族,传说他们的血脉中掺杂着龙血,是海洋中最强大的生物之一,但似乎是死过一次的缘故,这些蜃妖都很……贪生怕死。

  在这场兵对兵,将对将的战斗里,南绫音自然是要牵制最如日中天的蜃吼,蜃吼如今境界大升,狂傲至极,面对曾经的手下败将更是轻视,万千蜃楼浮于城南上空,南绫音的身影在蜃楼之中破出又吞没,如一轮云海中沉沉浮浮的残月。

  南绫音纵然处处落于下风也终究不败,死死地拖着蜃吼,蜃吼高悬空中,现出恍若万丈的本体,如黑云压城,但他也不敢得意忘形,因为他不敢确定,那位大当家南宫究竟是去对付镇天下了,还是潜藏在此处伏击自己。

  但是此刻他也实在难以抑制心中的快意之情,他甚至觉得,哪怕南绫音与南宫联手,他也不会落于下风。

  蜃楼中万千幻象亦真亦假杀机重重,南绫音提着一柄长剑,曼妙的身形被紧致贴身的衣衫裹着,此刻再一片天风海雨中已然湿透,她的眼睛微红,隐约有着血丝,浓烈的恨意犹自充斥胸腔,但是与蜃吼境界上的差距依旧存在着,这些差距短时内无法弥补,她所能做的,唯有将自身的力量调动到极限,尽力将蜃吼拖延在南海的三千里外。

  远处的惊涛骇浪扑到脸上,便只剩下微凉的雨丝了。

  南衣是失昼城第一道防线上的一位女子战士,她的道法学习极其出色,按照道理,她本应该先在后方历练一段日子再上前线作战的,但是如今死伤越来越多,可用之人越来越少,她也才二十多岁的年纪,在修行者的岁月中算是很小的女子了,在登城楼之前,她心中很是坎坷,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,在看着那些海水中翻涌的,令人作呕的海妖的时候,她的脑子是一片空白的。

  那些老师教导她的东西,关于道法的修习,关于失昼城的大义,关于南荒群妖的残忍嗜杀,关于三万年前的血海深仇,她全然不记得了,那种恶心的恐惧感在第一时间充斥了少女的内心,那段时间,她始终战战兢兢的,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,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战死的父亲和受伤的母亲,直到方才,她第一次亲手杀死了一个海妖。

  那个海妖生长着滑腻的鳞片,触须尖长,眼睛死白,它提着一根三叉的长戟向自己刺了过来,她下意识挥剑砍了过去,泛白的血液喷了出来,溅在自己的衣服上,那一瞬她甚至连剑都有些拿不稳了。

  她余光看了一眼周围,身边的人一个个骁勇善战,将那些胆敢攀岩上城墙的海妖一个接着一个地砍杀,将它们的尸体挑起,抛回海水里。

  南海城头已是尸骸盈城。

  南衣看着那具被她砍杀的尸体,它依旧在地上蠕动着,南衣将剑尖挑过去,勾了几次也没有勾起它的尸体,肮脏的汁液流了出来,扑鼻的恶臭味让她开始不停干呕。

  就在这时,又一个蛇头般的东西昂扬过了城墙,那巨大的蛇头与人头等大,而它另外的四只头颅死死地扣着两边的城墙,丝丝的吐信声电流般传过来,南衣抬起头,感觉头皮都炸开了,一阵恶寒的感觉爬上脊椎,她只觉得手脚发麻。

  在过往的授课中,她曾在老师的口中听过许多妖怪的描述,这种有多头的怪蛇也是蜃妖的一种,妖力可怖,一出生便拥有相当于人族五境的修为,而这蜃蛇已然生出了五头,应该是一头迈过了八境的大妖。

  若是单看境界,她未尝没有厮杀之力,甚至还要更高一筹,但是她性情太过怯弱,此刻又被恐惧侵蚀,脑子里一片空白,过往所学皆无法忆起,那巨蛇已然如长鞭一般向她甩了过来,她浑身颤抖,知道很快她就要筋骨折断,葬身蛇腹。

  她下意识地挥剑去挡,却没有感受到蛇头撞上的冲击感。

  南衣眯开了些眼,却看见那巨蛇的头颅已经不知去向,长长的脖颈上只剩下一个碗口大的豁口,正泉涌般喷着血液。

  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,轻轻拍了拍她。

  「不要怕,没事了。」

  南衣别过头,看见身边立着一个黑袍女子,女子紧身的黑衣外披着银白色的战甲,但那腴美秀挺的身段即使被战甲紧裹着,依旧勾勒着山峦般起伏的曲线,那女子带着兜帽,只有发丝三三两两地流泻出来,南衣看不清她的脸,但是她却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。

  「前辈……您是?」南衣怯生生地问。

  银甲黑衣的女子温和地笑了笑,道:「我曾在道武阁听过你的名字,南征也说过你是年轻一辈中天赋最为出众的人之一,你对道法见解独到,年仅二十岁便已迈入九境,为何在面对这等生死之战时如此怯弱?」南衣张了张口,拿剑的手微微颤抖,她同样痛恨自己的性情,但是在看到那些血浆残肢之时,她的胳膊却怎么也使不上劲。

  等了片刻没等到南衣的回答,银甲女子微笑道:「或许因为你心中缺少火。」南衣下意识反驳道:「我父亲就是被海妖杀死的……」银甲女子打断道:「在失昼城人人皆可修行,寿命很长,对于亲缘血脉的联系很是淡薄,你父亲随军镇守南门数十载,你自出生起便没见过几面吧。他死讯刚传来的时候,你或许想过要为父亲报仇,与海妖们拼个你死我活。但是真正来到战场上,看到万千海妖搅沸海水涌过来的时候,心情还是不一样的。」南衣低头道:「我……我很想杀妖的啊……」

  「嗯。」银甲女子应了一声,踱步城墙之上,轻声道:「你过来。」南衣走到了她的身边,她听到对方说:「向下看。」南衣深吸了一口气,鼓起勇气伸出了脑袋,城下方的海水像是煮沸一样翻腾着,密密麻麻的妖怪从海水中涌出,喷吐着幽蓝的气焰,将身子压得极窄,躲避着那些群蝗般的箭矢,扣着城墙向上攀爬着。那股恶寒的感觉再次传了过来,她身子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。

  银甲女子转身握住了她的手,柔声道:「平日里先生应该教过你们搏杀,你们平日里练习搏杀的对象是什么?」

  南衣咽了口口水,答道:「木桩……还有草人。」「那你就把他们当做是一捆捆扎好的草人。」银甲女子说着,将她的身子重新拉到了城墙边,「向下看,下面都是一个又一个木桩,一捆又一捆草人,或者是无数不知死活的蝼蚁。」

  南衣强忍着恐惧向下望了过去,银甲女子站在她的身后,握着她持剑的手腕。

  南衣有种她要将自己扔下城墙的错觉,身子忍不住地向后缩着,但那女子却牢牢地按住了她的肩膀,她的整个身子都动弹不得了。

  银甲黑衣的女子握着她拿剑的手,举了起来,然后向下划了过去。这一幕就像是先生在手把手教导一个小女孩写字,每一笔每一划都极为端正严肃。

  剑尖朝下,对着那一片海域沉沉地划过。

  南衣眼睁睁地看着一道雪白的剑气倾泻了出来,海水被搅动,大片的鲜血喷涌出来,尖锐的呻吟声宛若婴儿的啼哭,徘徊飘荡在海面的上空,南衣想要捂住耳朵,可是她死死地克制着自己,睁大眼睛要看清楚眼下的那一幕。

  「你看,它们只是样子凶一点,丑一点,其实只是任人驱使的蝼蚁,傀儡,哪里当得起失昼城的剑呢?」银甲女子再次握着她的手,轻轻地挥舞出了简洁有力的一剑,南衣忽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害怕了,她瞪大眼睛看着月色下的海面,看着那些肠子蠕动般的场景,忽然听到了身后女子温冷的声音:「圣人制兵师之阵,必有奇有正,必有从有伏,必有扬有备……」南衣反应过来,这是她在道武阁修学的时候,老师让他们经常诵读的名篇,如今听到女子声音清冷铿锵地传了过来,她也忍不住跟着背诵起来:「必有前后、有中央、有左右,必有握奇,必有游阙……」

  两位女子的诵读声在清凉的夜色中飘荡,宛若清凉夜色里铿锵鸣响的三十六般兵器。

  诵念声中,银甲女子又认真地带她斩出了几剑,那些剑招都是平日里她学得最熟的剑招,那些啼哭声仍然在回荡,她的心绪渐渐缓和了下来。

  「它们来杀你,你会害怕,你杀它们,它们也会哭的。」银甲女子轻声问:

  「还怕吗?」

  南衣胸膛起伏着,她声音依旧有些颤:「好多了。」女子松开了手,扶住了她有些单薄的身子,微笑道:「随我走走吧。」南衣嗯了一声,跟在她的身边。

  「这一截城楼上很多人你都认识吧,他们有的是你的同窗,有的是你的亲人,但是大部分都还是素未谋面的人,失昼城很大,但是战争让各个城中的人都聚集到了这里,拧成了一根绳,只要有某一处没有守住,便会出现崩断,要将这绳子重新连起来,便要多付出许多生命的代价。」

  南衣想起了刚才自己面对五首蜃蛇的场景,羞愧地垂着脑袋。

  「失昼城的浩劫每隔数千年才会卷土而来一次,每一次的战乱之前,都有许多代人享受过可贵的和平,而这些平和下的代价,便是有那么几代人终会面对乱舞的群魔,终要提起刀剑,将自己的生命放在这万里的城楼上。你……还有他们,所有人都是不幸的一代人。」

  「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?失昼城的宿命便是每个人的宿命,这是几万年前的血债,我们已经追溯不回去,无法知道那个年代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们能做的,便是坚守住祖辈们的意志,震慑月海,守下城楼,然后开启下一个平和的千年。」「在做这些的时候,我们绝不可以心怀仁慈的。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,你会看到很多朋友,亲人受伤,死去,会看到很多很感人的画面,也会时时刻刻被死亡的威胁紧逼着,很多时候你会觉得崩溃,想要扔下刀剑抱头痛哭。那时候的人很脆弱,很可怜……但是没有人会怜悯你啊,因为在战争里,怜悯永远是一种脆弱的情绪,别人不会因为你的善良,你的可怜而同情你,你能做的,唯有压下所有负面的心理,将刀剑送近它们的心脏,以此作为告慰。」银甲女子缓缓走过城楼,目光向着更高远的地方眺望过去。

  「你能看到那里吗?绵延千里的蜃楼啊。你们的三当家正在和那位传说中的蜃妖之王搏杀着,即使强如她也可能会殒命在这场战争里的。」「嗯。」南衣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,点点头。

  「而就在前不久,你们的三当家也落入过对方手里,受尽了屈辱,至今为止,还有数十名修士依旧被关押在海妖的地牢里,受着难以想象的屈辱和虐待。」南衣长大了嘴巴,她知道前不久两边爆发过一次大规模的战斗,三当家这方好像是败了,但是消息很模糊,她更不可能知道这些。三当家一直是她的精神榜样,她一想起三当家冷傲而强大的模样,再想起那些丑陋扭曲的妖怪……「三当家大人……她被……」南衣不敢问下去。

  银甲女子点了点头,道:「可能比你想象的更惨。天地不仁,强大与弱小唯有在战争里界限只会越来越分明,所有关于安和的愿景,在这个时候都没有意义的。」

  南衣认真地听着,待到她说完才试探性问:「您究竟是谁?是下弦殿的大人吗?」

  银甲女子摘下了兜帽,雪白的发丝飘扬在夜色里,那张清美绝伦的脸让南衣的呼吸都有了一瞬的停顿。

  南衣定定地看着她,那些所有关于美丽的修饰词一一出现在她的脑子里,又烟云般被拂去,她唯一能想到的词,便是国色。南衣终于想起了什么,那一刻她想要跪拜下来。

  绝美的女子扶住了她的肩膀,微笑道:「我在的这段时间,没有任何海妖可以登上这片城墙,但是我现在要离开了,这片地方就交给你们了。挡得住吗?」南衣觉得自己的胸口热了起来,她握紧了剑,有种流泪的冲动。

  「挡得住的。」

  「好。」女子抚了抚她的头发,微笑着说:「要努力啊。」接着,女子的身影消失在了城楼上,仿佛从未来过。

  南衣抬起了头,目光远远地眺过那一片海雨天风,望见了苍茫云海,万千蜃市之间腾起了一轮银盘般的大月。

  多不幸的一代人,多壮烈的一代人啊……

  南衣紧紧地握着剑,眼眶通红。

  而那一处,明月朗照的清虚之间,一个身披银甲的女子与南绫音并肩而立,身前的万千蜃市如山崩地裂后的峡谷,裂开了难以弥合的巨缝。

  那一刻,蜃吼庞大无比的身形不停倒退,一退一千丈。

  ……

  静儿回到房间的时候,很是疲惫,她轻轻捻亮了一盏灯,豆大的灯火亮了起来,照亮了方寸之地。

  门被轻轻推开,静儿回身望去,青玄换上了一身新的衣裳立在门口。

  「季妹妹呢?」静儿问。

  青玄同样脸色苍白,疲倦道:「婵溪伤势不算重,她已经睡下了,二当家在照看她。」

  静儿嗯了一声:「进来吧。」

  青玄走到她的身后,从后面抱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,静儿嗯哼一声,按住了青玄的手,轻声道:「不要,今天太累了。」「不行。」青玄强横道,他从身后抱着她,将静儿推到了床榻之上,女子挺拔饱满的酥胸压在了床榻上,她趴在床上,从身后俯看,那窈窕美丽的身段便一览无遗地暴露在视野里,修长的玉腿,挺翘的臀儿,紧束的腰肢,无一不可燎燃起欲望的邪火。

  「今天不要啊……」静儿声音有些轻,听起来像是呻吟。

  青玄抓住了她的脚踝,强硬道:「分开。」

  面对青玄的强势,她也无力太过反抗,腿分了开来,然后她感受到青玄开始拆解自己的衣裳,最后他的身子压了上来,她本来想冷声呵斥几句,可那干涩的玉穴花道又不争气地涌起了春水,一片湿润泥泞,然后那滚烫的阳具抵在了关口,静儿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会,便不再抵抗,任由青玄压在自己身上,将那肉棒深深地推进了自己的花穴深处。

  静儿轻轻的哼吟着,腰肢向上微微挺了些,身子却渐渐放松了下来,紧张烦闷的心情渐渐消散在珍贵的快美之中。

  「静儿……」青玄贴着她的后颈,轻轻吻了一下她深青色的长发。

  「嗯?」

  「下一次,就是你陪着我了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「想睡觉了吗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不许睡。」

  「那你动一下……」

  「呵,你个小浪货。」

  「啊……嗯嗯……轻……轻一些……」

  在永远银白色的世界里,雷与火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,在天地将倾的时代下,每一刻的温存都显得可贵起来,青玄趴在静儿窈窕的胴体上,他看不到她的脸,却能感受到她均匀美好的呼吸,他知道,在未来漫长的战斗里,所有危险都有可能到来,而时局塌陷,自己即使终有一日必将折断,也一定在那之前替她们斩开所有的囚笼。

  女子好听的呻吟声再次响起,一声声似是梦呓。

  「静儿,一直陪着我……好吗?」

  「嗯……好。」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帮祖师的忙 下一篇:高手淫性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